我是阿Chan!

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的大馬報界猛人。百年後,大家或許會忘記gaogao,但絕對忘不了他。 他,無時無刻都在你身邊:他有時會躲在桌下,他有時藏在妳裙中,他有時躲在你的內褲裡,總之,他就是無所不在。

Saturday, June 03, 2006

這叫正義至上

星洲大北馬版一則新聞,刊於2006年6月1日:

(檳城)2個星期前,浮羅山背峇都依淡村一段約100公尺的鄉間柏油路遭人封死,造成超過20戶居民出入不便。

浮羅勿洞區州議員莫哈末法力接到受影響居民投訴後,昨日前往巡視了解情況後。

他較後通過電話交涉,促請新園主儘速完成和改善結構欠理想的200公尺長交替路,鋪上碎石鞏固路面,以便他通過適當管道,向有關當局申請鋪上柏油供居民使用。

他也針對新園主沒有保留出入口,導致其中一戶居民出入口被封,要求新園主體恤受影響居民不得其門出入的窘境,在籬笆處開拓一個出入口。

家園被封路的居民陳亞春說,新園主曾答應保留出口,但後來還是在家前築起籬笆。鄰園園主林宗頂也被交替路佔用了部份地段。

該路擁有百年歷史,從早期的黃泥路,在上世紀80年代發展成今日的柏油路,是峇都依淡村民日常出入要道,居民也經常取道該路晨運和午運。

隨行者計有浮羅地方領袖李寶隆、林庭成及當地居民。

上述新聞刊後,星洲再於2006年6月3日在大北馬刊了以下一則新聞:

(檳城)涉及浮羅山背峇都依淡封路風波的園主澄清,某方面人士指責其園內舊路封閉後造成20戶居民出入不便,有關指責與事實不符,因為他已開闢一條交替路供居民使用。

至於有關交替路沒有舖上瀝青,他說,在法律上他沒有義務那麼做;不過,即使當局要求交替路須有6呎寬,他卻提供更闊的10呎寬,舖上沙石的平整交替路。(編按:不知星洲記者可有用尺量了?未解決。)

他昨日說,有關交替路長達700呎,顯示他們願意割讓一大片價值六位數令吉的土地作為交替路。(編按:這塊交替路據查是另一個園主的,不知星洲記者可有查證?重要是,州議員是要求改善結構欠理想的200公尺,但前寫公尺後寫呎,很混亂的。未解決。)

他說,居民沒有權力要求他在交替路舖瀝青,不過他早已考慮到居民的需要,於風波之前向檳島西南縣署及公共工程局申請撥款舖瀝青。(編按:在第一則新聞中,州議員莫哈末法力是說他本身申請撥款舖瀝青,而沒說過要園主申請。為何星洲記者會如此報導?何況第一則新聞中,由頭到尾都沒居民要求園主舖瀝青。星洲記者是在誤導讀者某些事嗎?未解決。)

他說,前園主允許當局在舊路舖瀝青,他購買這座園坵時,曾與縣長討論此事,縣長認為這是私人土地,他自費提供的交替路不必舖瀝青。

他說,他不會做違反法律之事,這條交替路在風波之前已經建竣,他自願舖上沙石,並且修出一條平坦的路段,只是最近雨季,小部份路面出現凹凸不平的現象,他們的承包商會進行修補。 (編按:有交替路不代表出入就很方便,園主如此回答這不是說明了,居民出入不便原因嗎?誰對誰錯?哈哈。)

他說,在這樣的情況下,某方面人士面所作出的指責,令他及家族成員感到很難堪,有關方面人士應該尊重他作為一名地主所享有的權力。(編按:為何星洲記者沒詢問是何指責呀?第一則新聞中有何指責?)

他說,他未曾答應居民保留舊路的出口,而他也有權利在自己的園地築籬笆,至於封閉舊路之舉,是不讓他人闖入他們的園地,並非要封閉居民的出入之路,事實上他已提供了交替路。(編按:居民有提供名字,園主沒有,請問星洲記者這是何意思?)

他說,當地州議員莫哈末法力已盡力協助他們解決問題,不過莫哈末法力的談話被歪曲了,其實他沒有違反法律,縣長和莫哈末法力都支持他。(編按:請問歪曲了什麼?)

他說,他的律師建議他提出索價50萬令吉的訴訟,他也考慮採取法律行動。